作者:
 分类: 市场资讯

2016年金融市场交易即将结束,过去一年全球央行货币政策仍是市场走势主线,从年初日央行的负利率到欧央行的加码宽松,再到英国脱欧后英国央行降息,最后美联储终于放出加息大招,主要货币走势也因这些央行的行动而涨涨跌跌。那么2017年这些“央妈”又将如何行动?它们各自又面临着什么样的主要风险?

pqngon

 

美联储:究竟能否加息三次?

据CNBC周四(12月30日)报道,分析师们表示,他们预计美联储在2017年至少加息两次。摩根大通资产管理(JP Morgan Asset Management)全球市场策略师德莱顿(Alex Dryden)说道:

“假如通胀真的在2017年开始出现,预计美联储会在明年加息三次或者四次——相比历史而言,这是一个相对温和的加息周期,但已经超过了当前的市场预期。”
而德意志银行首席美国经济学家拉沃格纳(Joseph LaVorgna)则认为,美联储“明年将不会激进行动”,主要风险与地缘政治因素有关。

这一观点与汇丰银行不谋而合。汇丰全球经济学家波默罗伊(James Pomeroy)称,美联储的行动不仅将因其自身的通胀预期以及国内薪资增长而受到限制,同时还将受到来自于世界其他国家的限制。考虑到这点,汇丰预计美联储明年只会加息两次。

gagagou

美联储在稍早12月会议上祭出今年首次加息举措,并预计明年会加息三次,多于此前预估的两次。

欧洲央行:何时退出QE?

欧洲央行面临的局面则有些复杂。欧元区的经济增长并不强劲,欧洲央行距离实现其2%通胀目标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至少在2018年之前是这样。与此同时,考虑到2017年欧洲多国将进行大选,民粹主义愈发抬头可能会改变欧洲的政治格局,并迫使欧洲央行在更长时间内维持宽松货币政策。

oymv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在本月早些时候已经宣布,欧洲央行将其量化宽松计划延长至2017年12月,但将在明年4月之后将月度购债规模自800亿欧元降至600亿欧元。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高级市场经济学家格鲁特(Elwin de Groot)称:

“欧洲央行决定在2017年底之前‘留在市场内’,这就已经证实了他们将维持宽松的承诺,甚至在2018年都如此。尽管如此,我依然认为欧洲央行从明年4月起将调整其资产购买计划。这就会给我们提供一点暗示——一旦条件合适,他们可能愿意退出QE项目。另外,欧洲央行不太可能在2018年第三季度之前加息。”
有分析师指出,欧洲央行前景面临的主要风险在于,随着美国国债收益率上扬且欧元区通胀较预期更快升向2%目标,欧元区债券收益率也出现走高。此外,一些成员国泛欧盟政党的壮大等政治风险也可能会导致主权债息差升高。

英国央行:一切取决于经济增长

英国脱欧公投之后,英国央行行长卡尼迅速放宽货币政策:降息至0.25%,将QE计划扩大700亿英镑,并将企业债纳入央行“采购清单”。许多分析师预计,因经济增长依然承压且通胀有所抬头,2017年英国央行将不会改变政策。天达银行(Investec)首席经济学家肖(Philip Shaw)指出:我们的普遍预期就是,英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将维持利率在0.25%不变,并维持QE目标在4350亿英镑。”

hgjhm
肖指出,这一预期基于的假设情景是英国经济增速缓慢但并非“令人绝望”的疲弱,而通胀开始回升并在3.5%上方见顶,但在2017年之前开始下滑。贝伦贝格银行(Berenberg)高级英国经济学家皮克林(Kallum Pickering)也表示,英国央行在2017明年改变其立场的可能性相当低。

分析师们认为,最终英国央行究竟会如何行动将取决于经济增长情况。假如GDP增速意外下滑、需求状况恶化,则英国央行可能会进一步“放水”。另一方面,若经济增长在2017年意外走高,通胀压力进一步加大,则英国央行仍有可能改变宽松立场。

日本央行:黑田是否会带来意外?

日本央行在今年年初意外加入负利率大军,9月宣布的一项重大政策转变又再度令市场大吃一惊:将其货币政策目标从利率水平转向关注国债收益率。与此同时,日本央行行长行长黑田东彦重申,若有必要将进一步扩大货币刺激,以确保通胀接近其2%目标。

jlou

荷兰合作银行驻香港的金融市场研究主管埃夫里(Michael Every)称,预计日本央行将坚持其QE政策,并“用其它途径”来对其进行扩充。埃夫里说道:

“我认为,日本央行将被迫把10年期以上的国债收益率目标定在零水平,以此来控制收益率曲线。考虑到日本政府将进一步扩大财政刺激,此举应该是很有必要的。事实上,这将会是直升机撒钱的前奏……美国利率越高,全球贸易保护主义越明显,日本央行政策就越有必要发生转变。”

本文摘自:新浪财经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